棠夜

嗯。。。好久没有回来了,这一次是云亮的新脑洞,简介在下,ooc。。。大概有点严重,不行就跑,别勉强。
     *指挥官视角。

     *指挥官:舰艇上的孔明

      小天才:地球上的孔明
       
      上将:舰艇上的子龙





       星航指挥官的舰艇失事了。

       指挥官不得不紧急迫降在一个星球上,然后因为过度疲劳和高度紧张昏迷了 。

      在睁开眼是在一个人的家里,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

     指挥官刚刚还在想这是被谁捡回家了,转头就看到自己那个死对头上将的脸。

    “你怎么也在这儿?!”

     对方却一脸茫然,而且转头嚷嚷着让孔明出来看。

     啧。。。怎么还是这么没有礼貌也没有脑子,我不是在你眼前吗?

     这样想着却一回头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样但是年轻了几岁的脸,带了一点稚气。

     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最后绕了一圈。明白过来,这是另一个星球上的自己和大家。

     有主公和大小姐,有二将军三将军。

     有周瑜和大小乔。

     有刘邦子房韩信。

     有李白,吕布貂蝉。

     当然,也有自己和赵云。

    嗯,一切都好,除了。。。。这里的自己居然和赵云在一起了?!

     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哪里好?

      抱着暂时回不去的心态指挥官决定先看看这个世界上的人们。

     平淡但是好像又很多姿多彩的生活。

     指挥官相对于地球上的小天才年长了几岁,多了几分上位者的冷酷和威严,少了几分人情味。

      于是被地球上的自己说冷酷,不近人情。

      但终究还是同一个人吧,彼此的相似度还是很高的。

     所以和好了?不知道呢。

     后来指挥官由一开始的看着地球完全融入不了渐渐进入了地球上的生活,渐渐找回了埋藏在过去那种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温暖和天真。

      尤其是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一点的另一个人,明明长的一模一样,却好像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啊。

     好像突然又明白了什么叫活着,如同新生。

     大概是传说中的找回了自己?

      不过指挥官大人似乎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他好像对地球上的那个自己动心了?

       然后就这样和地球上的大家又打打闹闹了一段时间,久违的轻松和欢乐感。
     
       
        时不时还可以抱着小天才看赵云脸黑一下,嗯,很有趣。

        转头皆空,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眼见小天才要被车撞上了,指挥官拉住了冲出的赵云,自己将小天才推开。

       [再见了。]这是在被车撞上的前一刻指挥官对小天才做的口型。

      闭上眼,他知道自己该回去了。

                                。
                               。
                              。
                             。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舰艇上,一切安详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指挥官知道自己现在不一样了,他找回了一颗活着的,跳动的心脏。

       唯一一件不美好的事情,为什么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又是一张死脸啊啊啊啊啊啊!

      指挥官大人表示很心塞,路过的主公还补了一句:

      “哎呀孔明你终于醒了!你晕过去这几天都是上将在照顾你呢,饭都是他给你喂的啊,回头记得谢谢人家啊~”

       ?!!!!

      
        指挥官:mmp我需要冷静冷静!

        这不是一个子龙坐拥两个孔明的故事,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而是指挥官大人看上了另一个自己,于是和子龙抢人的故事(笑)。

       当然实际还是云亮啦~祝食用愉快~

       结尾说一声:本文没有针对群里任何一个人的意思,戳到痛处不要当真。

       然后,告诉一个人:早上要好好吃早饭啊,不然会生病的。

        你是我这个夏天里遇到的最好的意外。(笑)

         谢谢大家咯,拜拜。

三日鹤,「your voice」(一)

设定:音乐家三日月×大学生鹤丸。

鹤丸说不出话了。

准确的说,是他所发出的声音,别人,听不见了。

鹤丸是某知名大学的大学生,大三,同时兼任学生会副主席。

出事的那一天:

今天又是学生会开会的日子了啊。。。。

刚刚下午放学的鹤丸副主席仰头望天45°,表示自己真心不想去。

所以。。。。。

翘了吧。反正他亲爱的一期一振主席和他可爱的烛台切光忠小助手会帮他把场子照顾好的。对吧~

于是他就已经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了。

他所在的城市十分繁华,白天的车来车往,晚上的灯红酒绿,喧嚣的时候感觉耳朵似乎就快要炸裂,嘈杂的声音撕扯着耳鼓膜却无法听清任何东西。

大多数办公楼里却总是冷冷清清,没有什么声音,安静起来会让人害怕。

名流们总是会去寻找各种方式表现自己的清高和品味,

“天才音乐家三日月宗近应邀来到我市举行音乐会,会场位置一小时就被各界名流预定一空。”

说起来鹤丸和这个三日月宗近还算得上亲戚,就是有点远,之前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也仅此而已了。

干什么要操心一个和自己没有多大瓜葛的人呢?

所以鹤丸国永同学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路上新开的一家甜品店里去了。

“诶诶诶,什么时候这里又开了一家甜品店?我居然不知道?”

“我记得这里原来明明是一棵古树啊。。。”

秉着人生需要惊吓的原则,鹤丸国永跨着大步进了甜品店。

柜台前是一个有着奶茶绿头发的男人,明明是甜品店的老板,自己却抱着一杯茶在柜台前喝的开心。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

推开门时风摇响了门角的风铃,清脆的声音让奶茶绿头发的老板抬起了头。

“啊,有新客人来了呢,欢迎光临。”有点低沉的男声,听起来却意外的让人舒服。

“你想要什么呢?”

看出鹤丸犹豫的样子,男人淡淡的笑了起来。

“第一次来不知道要哪个好吗?要我给你推荐一下吗?”

看上去都好好吃的样子啊,可是光忠只让我吃一个怎么破QAQ

正在思索挑哪一个好的鹤丸果断点头,

“有对象了吗?”对面那个优雅的人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哈?没有。”(眼光太高)

想他堂堂学生会副主席,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怎么连对象都没有一个呢。。。。。天妒英才啊。。。。。←_←

“哦~那么,试试这个吧,巧克力布丁,我们店里的招牌之一呢,它可以给人带来爱情哦~”

“哈哈哈老板你也太逗了,怎么可能嘛~”副主席表示不信。我是二十一世纪新青年,不迷信。

“不过还是给我一份吧,看上去很好吃呢。”

确实很好吃,对着甜品停不下手的鹤丸没有注意到,奶茶绿色头发的老板看着他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吃完甜品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学生会的会议应该开完了,光忠也该回家了,鹤丸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

完了完了,光忠会不会骂死我。

带着这样的念头鹤丸冲出来甜品店,一路往家狂奔。也就没有注意到一对情侣看见他时惊诧的目光。

“奇怪了,那里不是一棵树吗,那个人怎么从树里跑出来的。”红黑色头发的男孩对他身边穿蓝色衣服的男孩子说。

“不知道呢,真奇怪,不过清光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啊,你可以快点把你的指甲油补好吗?”

这些鹤丸反正都没有听见啦~

“啪!!”的推开门,鹤丸大喊到“小光我回来了有没有吓到啊!”

然后就被光忠mama拎着教育了一顿。
“又逃会。。。回来这么晚。。。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用力的推门很吵。。。。。”

“嗯嗯嗯,我知错了,不会再犯了。。。”

然而烛台切光忠皱起了眉头。

“鹤丸你说什么?”他的嘴巴明明在动啊,怎么我听不见声音呢?

“我说,我知道了,下次一定改。”鹤丸觉得自己调高了音量。

但是。。。“鹤丸你在说话吗?我怎么听不见你的声音呢?”

哈?“别逗了光忠这个不好玩~”显然鹤丸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你。。。别动我叫小贞和小俱利来。”光忠皱着眉离开了一小会。再回来时就有三个人了。

“不是吧小光,我只是翘了会而已,你用不着把大家拉来开批斗会吧~”

出乎意料的没有得到回答,却看见光忠一脸凝重的看向另外两个人“你们听见他在说什么了吗?”

“没有。”(贞)大俱利伽罗则摇了摇头。

“。。。”

“等等你们听不见我说话吗?”鹤丸突然反应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对面的三个人一同扭着头看向他,目光之诡异让鹤丸毛骨悚然。

然后鹤丸就被光忠MM送到了石切丸开的诊所里。

一路上鹤丸哭喊打闹,觉得肯定是光忠联合了小贞和小俱利来教训自己又次翘班,还跑出去调戏了好几个路人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路人们一脸受惊,看着这个家伙,纷纷表示“这家伙在说什么我听不见啊这是哪家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家伙快把他捡回去”

光忠一言不发,态度强硬将一脸震惊绝望的鹤丸送到了诊所。

石切丸是鹤丸偶然认识的,当时鹤丸甜品吃多了正牙疼,被路过的远房亲戚石切丸捡回诊所照顾了一下。
后来有什么事,牙疼,头疼,打架受伤,把脚崴了,有事光忠就把鹤丸往石切丸这里送。

一来二去大家都熟了,所以石切丸在诊所看见光忠压着鹤丸的时候一点都不诧异,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又来了啊~”

这个“又”字真是听的鹤丸一脸血。

转头看见光忠和石切丸交代自己的情况。鹤丸一晃眼看见旁边坐了一个人,迷迷糊糊看不清面貌,也忘了别人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就打了个招呼。

“hi~大半夜的,你怎么了要在这里做着呢?”然后才想起自己说不了话,

对面的人却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

然后那张脸给鹤丸的震惊非同小可。

所谓颜如玉者不过如此了吧,深蓝色的刘海轻轻垂在额头前,遮不住那个人眼睛中的夜色,和夜色中间的月亮。五官都很漂亮,组合在一起更是产生了一种让人窒息的美感。肌肤莹白如玉,似乎可以反射出柔和的光来。

鹤丸下意识的在脑海中想了一下大俱利的肤色。人比人啊。。。。。

然后反应过来这张脸莫名眼熟,好像是。。。对,下午在广告上出现的那个三日月宗近的脸。

那边刚刚好光忠和石切丸说过了鹤丸的情况,石切丸一脸诧异,说

“诶,真巧,我弟弟也是,今天上午突然就听不见声音了,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什么问题都查不出来,你看,在那里坐着呢。”边说边用下巴指指三日月。

鹤丸和他们离的不远,能够听见他们说话,顿时陷入了无边的同病相怜和惊讶之情中。

“诶,你也这么倒霉啊~”

“嗯,是啊。”三日月随口接话。

又是说完话之后,鹤丸才反应过来别人应该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对于三日月能回应自己瞬间愣住。

三日月明显也楞了一下,抬起头细细打量起鹤丸。
白色的,很漂亮的少年。

有点诡异的气氛让不远处的石切丸和光忠都注意到了,两个人对视一眼,向三日月和鹤丸走过来。

而这边一蓝一白两个人没有在意,只见鹤丸缓缓开口,嘴唇翻动,石切丸和光忠却并听不见鹤丸说了什么。
然后就听见三日月接话

“疑是地上霜”

“。。。。。”(鹤)

“宝塔镇河妖”(爷)

“。。。。。”(鹤)

“光盘行动”(爷)

。。。。。。。。。。。。。。

空荡荡的走道里,鹤丸和三日月坐着,一个嘴巴翻动旁人听不见声音,三日月时不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看上去好像在一问一答。听着始终却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旁边站着的是石切丸和光忠,两人脸色诡异的看着面前这诡异的场景,表示自己心情复杂。

石切丸感觉自己的嘴角一定是抽着的,感觉自己急需一点东西避避邪。

光忠已经准备掏出手机报警说这里有人中邪了。

然后就看见鹤丸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石切丸和光忠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他也没有功夫管这些了。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鹤)

“我。。。能够听见你说话?”(爷)

发出的声音只能被一个人听见,
只能够听见一个人发出的声音,

很有趣的一对啊,不是吗?






刀剑乱舞,三日鹤,不完美恋人,(中三)

预防针:后来因为爷爷的心理活动有点难接,我就用审神者做了旁白,不要介意喔~

没问题的话,走你。

姥爷心事:

唔,想起来了。

鹤丸国永比三日月要早来本丸几个月,主上锻出三日月的那天他刚刚好特别无聊,突然被加州清光一脸激动的通知:

“鹤丸!鹤丸先生!有新的伙伴来了!快去看看吧!”

“喔~”

依稀记得当时的自己是很兴奋的。

“又有新伙伴来了!那一定要好好的准备一个惊吓给他啊!”

然后兴冲冲的回到房间,拿了自己胡子眼镜,想要个新的伙伴一个“深刻”的印象。

一路小跑着去问了加州清光新的伙伴现在在哪里,然后带上眼镜便朝着门前的走廊那里跑。

转过一个个拐角,白色的羽织在空中飘舞入飞,下一刻似乎就会变成翅膀,带着这个长不大的孩子飞起来。

在还没有看清楚那里坐着的是谁时,鹤丸国永便大叫着扑了出去。

“呜啦啦啦啦啦啦!”

然后那个新来的蓝色付丧神似乎有些诧异的扭过头,鹤丸便撞进了夜空中的月色里。

和记忆中的如出一辙呢。

这是鹤丸的第一想法。

接着他就因为见到这个付丧神带来的惊吓而失去平衡,而向前摔了过去。

很及时的,一双手伸过来,阻止了鹤丸和地板的亲密接触。

莫名其妙的,顺着力,鹤丸就躺在了那个人的膝盖上。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角度原因,两个人刚好目光相接。鹤丸愣神了一瞬间,喃喃道。

然后果断发力,把自己弹了起来。

“嘿!下午好,我是五条家的鹤丸国永,刚刚有吓一跳吗~”

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其实心里是希望对面的人能够笑着叫出自己的名字,跟他一个拥抱的吧。鹤丸心里想着。

然而:

“哦哦,是鹤丸吗,下午好,我是三日月宗近。”

完美的脸上摆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没有激动,没有惊喜,没有怀念。

和三日月平时的表情一样,一点点,甚至连哪怕一点点差别都没有。

日后鹤丸又无数次的见到了三日月这个样子的微笑,对今剑,对小狐,对一期,对所有人,

好像鹤丸只是一个与三日月许久不见的,有过一面之缘的路人一样,和别人没有差别。

不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表情有透露出失望吗?

所有见到那个人时涌到喉咙间的话都梗住了,三日月的态度让鹤丸不知所措,

是难过吗?

然后那时的两个人就没有什么话题了,沉默中酝酿着不知来自谁的苦涩。

最后,还是鹤丸笑了笑,说:

“哎呀哎呀,你这个反应还真是没有意思呢,哪里有惊讶的味道啊,像个老爷爷一样,完全没有让人想深入了解的欲望啊。”

接着他转身就去了田地,以前所未有的态度,做好了平日压切长谷部该做的一切,还让光忠好好的吃惊了一把。

所以其实是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三日月,想靠近又害怕受伤。

最后所有情绪埋到心底,才会整天各种想着三日月,鸡蛋里挑骨头也好,绞尽脑汁的想各种惊吓也好,

说到底,是在乎吧。

(以下为爷爷心理活动)

刚刚被主上叫去谈话了啊。

回想起刚刚的场景。

木头的小桌子上摆了两杯茶,审神者坐在一边,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没有抬头,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三日月坐到她的对面。

“来了啊。”

“嗯,不知道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审神者一时有些沉默,只是抱起面前的茶杯,呷了口茶。

终于她还是说话了。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您说。”

然而审神者并没有直接点明。

“你们都存在了很长时间呢,对吧,经历了那么多的事,”

“按理来说你们其实都算得上我的长辈,我不应该对你们的行为处事指手画脚。”

“但是,我有些担心鹤丸。”

“他来的那天,为了庆祝,我们开了一个party,”

“原本按照他那个性格,这种场合他应该玩的最开心了,后半场,大家差不多都喝醉了以后,我想回房间,却在走廊看到了他。”

“他没有和大家一起喝酒,自己一个人拿了一个坛子,坐在走廊上,呆呆的看着那天晚上的满月,有什么情感如同液体一样,溢满了金色的眼瞳,好像下一刻就要漫出来,琥珀一样的,圈住了他所在的那一块,把他封住了,让他只能沉溺在那种情感中,哪怕心中的感受已经让他难受的扭曲,他也只能够保持那个形状,发不出声音,动弹不得。”

“情绪是可以传染的啊,我当时便也呆住了,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晶莹的液体从他眼睛中无声滑落,顺着脸往下,他明明那么难过了,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仍然睁大了眼睛,紧盯着那轮月亮,只有泪水滴落的声音,‘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衣服上,”

“那种汹涌澎湃将人淹没的感情,是悲伤啊,我当时才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转过身,我落荒而逃。”

“所以我纵容他平时的各种惊吓啊,他的世界好像分化成了两端;不断的想着各种有趣的事情,带来惊吓,或者就只能被埋到无边无际的悲伤里,走向一个人的灭亡。”

“我。。。希望你可以照顾一下他,你们原来认识的,对吧。”

三日月沉默了一下

“。。。我会尽量。”

“嗯,还有,其实你的状态也不太好,对吧,平时总是笑着的,其实那对你也不过是个表情,这个,是我带回来的扇子,在庙里拿到的,据说,它可以帮助人们,早日看清自己的心,带来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想把它给你。”

“谢谢主上了,我先走了。”

“去吧。”

然后刚刚开门,三日月就看见刚刚话题的中心人物躺在地上,看着天出神。

三日月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这些年来自己的经历。

被几个人类收藏,也见到过好多有趣的事,却总是觉得,差了点什么,大概是太无聊了吧,时不时地会感觉到乏力,闭上眼却经常做一个梦。

梦里的自己是金色的,还有满天的樱花和天空,也是金色的,好像是倒影在了某个人的眼中。

梦醒过来是让他痴迷的回味,他会一点点想起一个人,想起那个人带来的,快乐。

然后他发现自己似乎对那个人有了一种奇妙的感情。

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好像那是以他金属的内外永远无法理解的。

曾经拥有过我的人啊,可曾在我的刀刃上看到过一闪而过的光吗?

想来那是一道凄美而又无奈的光吧。

可曾蕴含了某个人不曾说出口的,甜美而又酸涩的暗恋心事吗?

不知道呐。

各自有各自的心事,明明坐在一起,心中的想法那么相近却好像又背道而驰,如果有一天,你们心意相通了,想到这一天,你们会相视一笑吗?

现在的鹤丸和三日月啊,心中恐怕只有无奈吧 。

沉默没有持续多久,

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传来

“请准备好,要出阵了。”



莫名其妙的,我想到了同床异梦23333,不知道大家呢?(*˘︶˘*).。.:*♡

来一个抱抱,大家新年快乐!╰(*´︶`*)╯

刀剑乱舞,三日鹤。不完美恋人。(中二)

对,没错,就是中二,看来三章以内更完的目标是不行了。QAQ

“喔:-O” 目光久久的在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之间徘徊,显然大家没有聊到两人还有这个样子的往事。

“小时候的鹤丸姥爷真好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之后会变成这个整天搞事的样子。”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飘出的悄悄话点中了大家的心声。

是吗?我倒是觉得鹤还是就这个样子挺好的啊~

审神者在心里想,当然,不能说出来。

被大家戏谑的目光看着,鹤丸国永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多少年陈年烂谷的久事了,三日月你翻出来干什么!?好囧啊好尴尬啊。。。。。还有,刚刚说话的那个是谁,出来打一架啊!

以上是鹤丸的心里活动。

一下子没有收住,大家开始聊起来各自见过的开心事,也就没有注意到审神者悄悄凑到三日月宗近身边问了一句 “然后呢?”

然后?

然后没过多久,鹤丸被安达将军带走,没有回来,只留他一个人每天默默地抱着茶杯,一点点度过没有了那个小团子带来惊吓的日子,抬头看着那个晴天娃娃,细数他曾经拥有过的,和鹤丸一起的时光。

再然后,他想将那个晴天娃娃解下来,好好的收起来,如同为自己留一个念想,记录一段值得时时回味光阴,却被不知道哪个仆人当成了垃圾,扔掉了。

其实他带来的不是惊吓,是惊喜啊。

可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啊,真绝情呢。

当时的三日月想,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应该。。。。是孤独吧?对吗?

内心风起云涌,脸上却仍然微笑着,

“不知道呢,时间太久了,毕竟,是老人家了啊,哈哈哈~”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所以,我是因为当时被尴尬到了,所以对三日月不满的?

不知不觉从房间出来,躺在了一片草地上,咬住一根草根,鹤丸国永把自己扔进回忆的海里。

不对不对,尴尬一下子而已啊,那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对三日月不满呢?

“啊啊啊,活太久了就是这一点不好啊,有些事情会记不清啊~”

仰头看着天空,一片叶子飘飘落下,搭在脸上,伸出手刚刚想将它扶掉,却又是一片落了下来,

好像突然下起了叶子的雨,全部往鹤丸国永的脸上飞,一开始他还有心情伸手去拿掉,到后来刚刚拿走一片就会有下一片飞过来,

“嗷嗷嗷!哪里来这么多的叶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的,鹤丸国永炸了,伸出手一阵乱揉,银白色的头发瞬间乱糟糟的,几缕几缕的飞了起来,其间还夹上了几片绿油油的叶子。

“噗。。。”

身后一声轻笑,听上去像是憋到不行了才从唇间泄露出来的,而且。。。。这声音该死的耳熟。

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白色的鹤几乎是机械一样的慢慢向后扭转,撞入了一片有着明月的温柔的海洋之中,

而那片深蓝色的手中有一把扇子,摇动起来便将叶子一片片的舞到了鹤丸的头上。

“三!日!月!”

张牙舞爪的跳起来,想往他那里扑,却被三日月宗近一句话打回原形。

“鹤喔,你刚刚捉弄五虎退让一期一振拆了房梁的事主上还没有找你,现在继续惹事可不太好啊~”

“。。。。你这个混蛋。。。”

“哈哈哈。不想被人笑的话,最好先把头发上的叶子理一理喔~”

一边说着,三日月一边一脸亲热的拍拍身边,示意鹤丸过去坐。

鹤丸国永狐疑的看了三日月两眼,好像担心他有什么埋伏似得,却只看到三日月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最终还是走了过去。顺便将三日月细细打量了一下。然后:

“话说这不是主上的宝贝扇子吗,怎么在你这里?”

“哈哈哈,刚刚主上找我聊了会天,然后似乎顺手就将它送给我了~”

“真是受宠爱的家伙啊。”

“哈哈哈,不一定呢,有时候,从来没有任何表示的人说不定才是最关心你的呢。”

回想起主上刚刚找他谈话的内容,三日月有些。。。。无奈。

说话间鹤丸国永已经坐到了三日月身边,用两只手托住下巴,微微鼓起腮帮子,眼神时不时往三日月的方向飘一下,样子十分可爱。

三日月则看着手中的扇子,微微出神。

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三日月继续保持着脸上完美的微笑。

真讨厌呢,这种看上去相当彬彬有礼,其实却相当客套而又疏离的笑,和曾经的三日月一点也不一样,莫名其妙的让鹤丸喜欢不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话,好像各有各的心事。

有一点短?不,你错了。我十分钟之内就会发下一章出来喔。

【刀剑乱舞】三日鹤。不完美恋人(中)

也许会有一点短QAQ。 写完过后回来看了一遍发现并不。请放心食用。 然后我的lofter好像不接受换行功能了,对眼睛造成的伤害,我表示抱歉。

那时候的本丸已经有很多的刀了,每天的任务做完之后总会闲下来一会。

本来就不会好好做事的鹤丸闲下来之后更是把恶作剧搞得惊天地 泣鬼神,有一次甚至过分到一向宠着他的审神者都炸了 。

因为也是一个逗比加高端黑,审神者一向特别纵容鹤丸国永每天各种搞怪,然后自己抱着茶杯在旁边悠哉悠哉的喝茶看戏。

被别的刀眼泪汪汪的投诉了好几次,每次当面答应的好好的,然后让鹤丸国永继续。

“有戏看的生活才有意思啊,不然不是要无聊死~”

有一次审神者一脸开心的看着鹤丸国永把一只玩具蟑螂扔进了莺丸的茶杯,随口对身边的压切长谷部说。

从此,压切长谷部就知道,这个主上靠不住了。

但是,上次连一向宠他的主上都炸了。

鹤丸国永干了什么呢?

嗯,因为过度无聊,他挖了一个巨大的坑在本丸的樱花树下,掉下去的人会被他速度的打闷棍,嘴上贴胶带,身上绑住。然后被放在坑底,等待下一个掉下来的倒霉鬼和他一起。

在掉下来的人达到五个后,鹤丸国永挑了两个,用绳子整个绑住倒吊在树上。 '

'嗯,诱饵完工。” 当时的鹤丸国永拍拍手,一脸满意。 完全不顾被他用做诱饵的乱和岩熔那易于杀人的眼神。

“啊!乱!你怎么了我来放你下来!”

看到了乱的五虎退。

''唔唔唔唔唔!!!”(五虎退你别过来!!)

''啊!!”

来自五虎退的尖叫。

然后? 然后五虎退也被倒吊在树上。

“诶,岩熔你们这是怎么了?” 今剑路过。

''唔唔唔唔”(今剑快跑)

今剑有点狐疑的站住。却 冷不防被声后突然冒出来的鹤丸推入坑中。

诱饵+1again。

“诶哟这是什么情况?”

路过的笑面青江想上前查看一些情况。

“嘭!!!”

笑面青江掉了下去。

''嗯,这个看着不顺眼,你还是当坑底咸鱼好了。”

鹤丸国永打量了一下。

''。。。。'' 如果我现在可以动的话我一定把这家伙往死里打一顿。 笑面青江心想。

坑底咸鱼+1。

''今年流行的不是上天吗?你们上树干什么?”(此乃药研) '

'啊!!”

坑底咸鱼加一。

''五虎退!!!”出来找三个弟弟的一期。

【鹤丸国永】捕获【一期一振】做为诱饵。

''啊,一期哥!!”出来找一期的弟弟们。

'诱饵,咸鱼,加N。 。。。。。。。。。。。。。。

然后除了带队出阵的小狐丸和他的几个队员,几乎大半个本丸都入了鹤丸的坑,上了本丸的树。(。。。)

“诶哟这是个什么情况,不是我刚刚睡醒起来眼花了吧~”

刚刚睡醒起来的审神者。

原本看到这个样子以这位高端黑审神者的性格应该警惕的,但是。。。她睡糊涂了。

''。。。。。''

落人坑底的审神者。

这一下的失重感倒是让人清醒。

环视了一圈,瞬间明白过来在她睡着的这大半天里,本丸都经历了什么。

''鹤啊。。。”

慢悠悠的开口,

''你这是把我大半个本丸都弄在这里了啊。”

''哈哈哈哈。。。”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鹤丸国永。

怎么感觉一向宠着自己的审神者在冒黑气呢?不对不对,一定是错觉,错觉。

“笑个鬼!!!还不快把我拉上去!!我好像把腰闪了啊!!!”

“诶诶诶!?怎么做?主上你是人类我不敢乱动啊。。。”

''啧,快去找人帮忙把我抬上去!”

''啊好,。。。等等,本丸里的人好像都被我吊在这里了啊。”

“”啧啧。” 审神者环视了一圈。

''去找三日月,他没有被你吊起来。”

''是!!”

然后鹤丸匆忙去找三日月,刚刚听到这则消息的三日月只是笑,还以为是鹤丸新的恶作剧,最后还是鹤丸指天画地做担保,三日月才跟着他出来。

然而纵使鹤丸给他描述过了那个场景,三日月看到这一树的人和如同咸鱼一样被被摆在坑里翻身都难的伙伴们,还是大大的惊叹了一下。

“”哇哦,这还真是称的上杰作啊。”

''只是不知道之后你准备如何面对大家呢~''

鹤丸瞪了他一眼。

“先救主上!!”

然后在那里小声嘀咕“我一开始没有聊到会坑到这么多人啊”

三日月哑然失笑。

“你在这一点上到真是和小时候没变呢。”

轻声地话语被吹散在风中,鹤丸只是回头,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赶紧把主上弄出来吧。”

然后主上被抬了出来。

然后刀刀们终于被放了下来。

一部分刀刀拔出刀来就去找不知道跑哪儿的鹤丸国永,另一部分则拥着审神者回房间休息。

盛着压切长谷部去找止痛药的时候,三日月一个人坐在审神者身边,半无奈半好笑的开口,

''不知道主上准备怎么处理呢?”

''不知道呢。。。这下子鹤丸可是除了众怒了,想包庇他都不行。”

“”不如这样#%&+@¥。。。”

“哦?你确定?只是这样的话大家还是会对他很不爽的吧,到时候如果都和鹤丸产生了间隙怎么办?” '

'主上请放心,其他的我会去解决,我会安抚好大家的。” “

哦?”

审神者将头转向他,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会,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然后才将头转了回去。 '

“”行,就这样吧。''

''好的,那么我就去了。请您务必好好休息。''

''放心。''

三日月前脚刚走,后脚压切长谷部就回来了。 '

'压切长谷部啊。。。。我这个样子恐怕要离开本丸去别出休养生息一阵子了。。我不在的时候,本丸就拜托你了。。。”

才离开床不久的审神者又躺回了床上,望着如同交代遗言一般的她,压切长谷部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吐槽。

''要不是主上您一直这么宠着他,纵容他乱来,他怎么敢把恶作剧闹到这个地步!”

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审神者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盯着天花板微微出神,过了一会,才说:

''这次是该惩罚一下他了,这样吧,平时本丸里谁最忙?”

“嗯。。。烛台切光忠吧,平时家务什么的都是他在忙。。。。。。。啊,还有,一期一振,他除了每天的任务之外还有很多弟弟要照顾。”

“”这样,你告诉光忠,这些天有什么事要做就去找鹤丸,让他无条件贡献劳动力;然后让鹤丸把一期的任务全部干了,一期也是好久没有陪陪他的弟弟们了。”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告诉他们,主上也请你好好休息。”

“嗯,出门后顺便帮我把门口的人都清走,我睡一觉。”

“是。”

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审神者慢悠悠的开口

''都听见了?”

“嗯。” 房顶上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是鹤丸。

''我不想干那么多的活啊!”

隔着房顶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

''你这次可是犯了众怒啊,不罚你一下大家恐怕以后都会对你有意见的,只能牺牲你一下了,”

''而且,罚你的最主要原因,你居然连我都敢坑,这不好好治治你可对不住我自己啊~''

所以是因为不小心把你坑了我才会被罚的吗?!

房顶的鹤丸国永给跪了。

''行了行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好好表现,不要搞事情,等我回来你的惩罚就可以结束了。”

审神者一去一个月,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是。。。”

大家表示疑惑。

''各种桌游。我想了一下,平时有时候也是太无聊了,以后如果任务做完了有时间的话,大家来玩游戏好了。”

审神者还带回来了一种名字叫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十分有游戏天赋而又十分爱玩的鹤丸国永把这个游戏玩到了极致,连烛台切光忠的初恋对象都被他套出来了。233。

一天。。。。

“好无聊啊,大家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玩个鬼!”

光忠瞪了他一眼,上次居然连初恋对象都被套出来了,他现在十分想杀人灭口。

大部分人的兴致都还是很高的。

于是,一个轮回后。。。

“啊,爷爷,到你了~''

“”诶诶是吗?”

“谁来问谁来问~''

三日月宗近感觉审神者眼中似乎闪过了一道兴致磅礴的光。

哎呀哎呀似乎不太妙呢~上次好像不小心暴露了什么啊~

“”我来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审神者慢悠悠的开口。

''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请阐述~''

鹤丸感觉自己似乎被三日月扫了一眼。

这背后一寒的感觉是为什么。

''是和鹤有关的呢。”

“哦~''大家齐刷刷看向鹤丸。

三日月笑一笑,没有在意,开始了自己的阐述。

三日月的回忆。

那时候三条宗近大人将他锻造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一天,他迎来了一个小小的白色团子,这个活泼好动的白色团子叫做 鹤丸国永。

在两个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小鹤丸每天各种搞怪,三日月每天为他收拾烂摊子之后)两个人已经相当熟络了。

那是一个樱花盛开的季节,每天各种搞怪的小鹤丸不知道从哪里又听来了一件事情,说只要自己亲手做一个晴天娃娃,然后将它挂在家里最高的树的最高树枝上,它就可以庇护那个人和他所在意的人,一生平安。

三日月宗近都帮他挂了好几个了,但是

“为什么你非要自己去挂一个呢?我可以帮你去的啊。”

看着嘟着小嘴不肯妥协的小鹤丸,三日月十分头疼。

''因为书上说了,只有自己亲手做的娃娃亲手挂的树上,才可以被保佑。”

小鹤丸手中的那个晴天娃娃,。。。。说实话,真的长得。。。。惨不忍睹。原本应该圆圆的头上有许多凸起,好像长了一头的犄角,而且那张脸画的也十分有鹤丸的风格,简直让三日月觉得那不是个晴天娃娃而是巫蛊娃娃了。

不,这简直就是一个巫蛊娃娃啊,把这种东西挂上去真的能得到庇护吗。。。。三日月在心中默默吐槽。

两人对视良久,最后,三日月妥协了。

''好吧好吧,你自己去,但是一定要小心,有需要的话要叫我。”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比老爹还啰嗦~”

居然嫌我啰嗦!三日月盯着小鹤丸,最终摇摇头,回房间从窗户里看他。

嗯,开始爬树了,。。。。遇到一个树杈;。。。。应该往左边一点会方便爬一些;。。。。快到树梢了。。。啊滑了一下!

三日月一惊,站起来想往外冲。却看见小鹤丸用手抓住了树枝,把自己摆回了树上,然后看着窗口的三日月,对他摇摇头。

好吧。三日月坐了下来。

紧张了半天,看着小鹤丸爬到了树顶,三日月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于是觉定抿口茶放松一下。

意外总是在这种时候发生的。

“啊!”

三日月听到声音差点一口茶喷出来,赶紧往外看。

小鹤丸掉下来了?

不,并没有。

掉下来的是那个好不容易被他送到树顶的晴天娃娃。

''呼。” 三日月放下心来。

然而小鹤丸的下一个动作让三日月被那口茶给呛到了。

为了抢救他的晴天娃娃,小鹤丸跟着跳了下来。

''唔。”

趴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晴天娃娃,确认它没有出事,然后就被冲出来的三日月拎了起来。

“没事吧!?”

翻来覆去从上到下的仔细检查着自己怀里的小团子,三日月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没事啊~''

小鹤丸误解了三日月的意思,把手中的晴天娃娃举起来,给三日月看,

''你看,它好好的哦。”

''谁问它了,我在问你啊!” '

'我?我当然没事啊。”

小鹤丸抬起头看着三日月,白净的小脸上粘了些灰,金色的大眼睛却光彩不减,映出漫天樱花。

''你怎么可以从那么高的树上跳下来呢?!”

依然不敢放松,三日月将小鹤丸圈在怀里,一边细细查看,一边用袖子擦去小鹤丸脸上的灰。

''因为我要救它啊。”

小鹤丸又扬了扬手里的晴天娃娃。

''你真是。。。太乱来了!”

三日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能抱住小鹤丸。

''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样子了知道吗!”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就,我就。。。。”

“我就把你吊到树上做晴天娃娃!!正好你也是白色的。”

三日月虽然从认识开始就被鹤丸的各种层出不穷的花招折腾,但是这一次真的是被挑战了一下心脏承受能力的极限。甚至都忍不住想用语言吓唬来约束一下小鹤丸的行动了。

然后他感觉到小鹤丸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拱了拱,似乎在思考的样子。

接着小鹤丸从三日月的怀里钻了出来。认真的盯着三日月。

''可以的哦。”

清脆的声音里漫是认真,

''诶诶?”

三日月愣住了。

''三日月可以把我做成晴天娃娃的哦。”

''。。。什。。”

“”因为那样的话我不就是三日月做的晴天娃娃了吗?”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庇护三日月了。”

''三日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

''我会在风中扬起衣角为你祝福。”

“我会祈祷你能够走过许多地方看到许多风景,一直开开心心的活着,有很多朋友,经历许多有趣的事。”

“我会每天每天的想你,祝福你会一直幸运。”

白色的孩子睁着他漂亮的金色大眼睛,倒映出的三日月和他背后一树的樱花被一起,染成了纯粹的金色。

那是多么天真而又幸福的颜色啊。三日月想。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又一次将小鹤丸抱在了怀里,紧紧的,静静的,耳边只有花开花落的声音。

过了不知道多久,小鹤丸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

''啊!我的晴天娃娃还是没有挂上去!”

''。。。。。'''

''去吧,我就在树下看着你。”

我会一直这样看着你。

三日月的阐述完毕。

当然,最后一句话只是被他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遍,没有说出来。

距离上次发文似乎有点久,但是还请原谅19号才考完期末的我。然后。。。。我的lofter好像不接受换行功能了,有没有人可以教教我!十分感谢!!! 然后的然后,因为好不容易考完了期末,寒假的更新可能会改一下,每一次的会短一点,但是更新速度会快一些,支持的话。。请留一个言。非常感谢。
最后找人借手机改了格式的我。。。心累。

【刀剑乱舞】(三日鹤)不完美恋人(上)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最美丽的刀,三条宗近大人的得意之作。。。。 一个又一个唬人的名头将你固定在了已经成型的模板里,在这背后真正的你,是什么样的呢?

本丸的每一天都是相似的,然而也都是非常有趣的,比如?比如烛妈妈的作菜洗衣刷碗;欣赏他的一头好毛的小狐丸;被加诸各种外号的膝丸;报着茶杯慢悠悠喝茶的三日月。。。

啊,当然,还有鹤丸的每日恶作剧(作死)小剧场,ヘ(´ω`ヘ)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五虎退的尖叫,一期一振的拔刀声,一道白色的样子如同幽灵般飞速冲了出来。

“一期一期,不要这么严肃嘛,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是吧,啊哈哈,诶诶诶,一期你下刀轻点,不然把房梁拆了主上又要骂我了~” “

“鹤丸殿啊,这种事情,多了,可就不叫玩笑了!!”

一阵刀风呼过,自此,本丸又掉了一次房梁。(;一_一)

“完了完了,又要被骂。”

面对着呼啸而来的房梁,鹤丸国永没有半点紧张,反正一期是不会真的伤他的,是吧QAQ,只是主上又要罚他干活了。。。

相当淡定的把飞向自己的那个木头庄子踢开,鹤丸国永在心里打着草稿应该怎么安慰一期敷衍主上,却被身侧传来的惊呼给唬到了。

“啊!三日月殿!”
“兄长大人!!”

却见被踢出去的房梁斜斜的朝着抱着茶杯坐在走廊上喝茶的三日月砸了过去。

!!!!完了!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让本丸非战斗性减员,而且还是主人最最宠爱的三日月。。。。。
  我多半会被送去刀解吧。。。鹤丸如是想到。

余光却飘见小狐丸神速的拔刀,向三日月那边冲了过去。然而当事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根本不准备躲闪,好像那根粗大的房梁只是某只鹤抖动翅膀时飘舞出的白色羽毛。

然后就看着房梁擦着三日月的头发险险的冲了过去。

“呼。。”

不知道多少人呼出一口气的声音。

“吭。。。。”

冲到三日月近前的小狐丸略微尴尬,但是很快就把心思放到了兄长身上。

“”三日月/兄长大人,没事吧?”

扑过来的今剑&小狐丸。

这时才看见那位老人家慢悠悠的动了动,如同冬眠的动物被突然转暖的天气惊的那样;

“啊哈哈,没事没事,本来就只是日常而已啊。。。一期你也别生气了,鹤嘛,不就是这个性子啊,。。。行了行了,都散了吧,哈哈哈。。。”

有人搬了台阶来自然要顺着下,鹤丸国永从善如流。

“一期我真的只是好玩。。。别生气啊笑一个嘛。。。(此处省略n个字)”

确实只是日常,一期摇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还是自己下次在把鹤丸看牢点好了。指望鹤先生停止这些恶作剧。。。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得了台阶逃回房间的鹤丸“啪”的一下把自己摔在地上,随便打了几个滚,滚到小茶桌前,拎起一串丸子往嘴里送。

“还有小贞的份你别都吃了。”

光忠瞟了他一眼。

“鹤丸哥哥你多吃点,我已经饱了。”
小贞赶紧说。

“啊啊,还是小贞懂事。”

一边在心里感动着小贞真好,一边又拎了一串丸子,却不留神听见了外面传来的议论声。

“三日月大人人真好啊。”

“是啊是啊,又温柔又和善呢。”

“实力也那么强大呢,而且完全没有架子。”

“真是一个完美的人啊。。。”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脸。

一直坐在桌子旁边没有说话的大俱利伽罗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木签断裂的声音。

一脸淡定的咽下口中的丸子,顺便取出断成两半的木签,鹤丸国永慢悠悠的开口了。

“三日月哪里好了,有什么完美的啊,都这么喜欢他~”

“确实人很好啊~”

小贞歪着头想了想,说。

“性格很温柔呢,会恰到好处的关心别人,总是一副睿智又洒脱的模样。。。而且脸也很好啊~”

小贞你居然是这种看脸的孩子吗。。。。。

“看脸的话我明明也这么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好吗,风趣幽默我哪里比他差了,而且我见多识广诶,比那个窝在三条家的乖宝宝强多了好吗~”

烛台切光忠瞟了鹤丸一眼,开始上刀。

“起码人家安安静静的坐着不会闹腾,不添麻烦,这一点你就输了。”

“我那是活跃气氛!”

嘴上依然强势,但是莫名其妙感觉自己气势似乎弱了一点啊。。。

“所以上次出阵回来的时候就为了追一只小鹦鹉而迷路,害得大家找你好久,最后晚了三天才回本丸?”

“吭。。。那确实是一只很聪明很可爱的孩子啊。。。。”

“最后还没有抓到。”

烛台切光忠继续上刀。

「鹤丸国永」受到2000点伤害。

“上上次又欺负药研,让一期一振拔刀追着绕着本丸跑了十圈。”

“。。。”

“上上上次,偷偷把加州清光的指甲油当成番茄酱给了大和守安定,然后让他们两个大打出手翻脸闹了几个月现在还没有和好,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帮你守着还没有告诉别人呢。”

“诶诶诶,光忠你怎么知道的,不对不对,才不是我干的呢,不要什么坏事都推给我啊。。。”

没有理会某只鹤梗着脖子的狡辩,烛台切光忠准备继续补刀。

“还有上上上上次。。。。”

“停停停,光忠光忠我错了。”

“光忠你知道的太多了,不行,我要灭口。”

一边说着一边翻身跳了起来,准备去掐住大俱利伽罗的脖子。

烛台切光忠看了鹤丸国永一眼。

鹤丸国永感觉背后一凉。

然后就看见烛台切光忠把头扭向门口,喊到

“主上你上次不见的刀装还有你最喜欢的那个茶杯确实都是被。。”

“啪!!”

的一声巨响,跳在半空的鹤丸国永拍在了地上,但是他来不及喊疼。

“光忠,光忠!冷静,冷静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明明说好帮我保守秘密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被主上知道我就死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o⊙)哦,原来上次主上的东西是被你弄不见了啊鹤丸哥哥~”

“小贞。。。”

鹤丸国永一脸欲哭无泪。

“所以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和三日月拼人气?加油吧少年。”

烛台切光忠为这次语音打击画上句号。

【鹤丸国永】十万点伤害。

看着缩成一团在那里碎碎念“啊啊啊不甘心那家伙哪里好了哪里比我强”的鹤丸国永,小贞发问。

“呐呐,鹤丸哥哥,为什么感觉你对三日月殿很不爽的样子呢?”

“啊,没有。。。”

“不会是因为你怎么样都吓不到三日月吧。”

“。。。不是。”

“有过节?”

“。。。没有。”

“那就是。。。在意喽?”

“谁会在意那种无趣的家伙啊。。。。”

鹤丸国永盯着天花板微微出神,想起了一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归类的往事。

是来到本丸之后发生的。